二流小說題材之二十

這也是原本打算寫成小小小說,歌曲還打算用蘇永康的《小動作》呢!不過寫到一半沒有靈感……

我按動妳家的門鈴,開門的人是妳。妳看著我,然後又回頭瞄一眼掛牆的時鐘。

「要等妳更衣和打扮……」我道。

妳瞪了我一眼,也懶得和我辯駁,轉頭就奔回房間。我進了大廳,坐在沙發上,然後隨手找一本雜誌,決定邊看邊等。不過妳今天似乎有心想要挑戰我的耐性,因為我等候了整整一個小時,妳才準備妥當可以外出。

就在我們要跨出大門口之際,妳突然停下來,令我幾乎撞到妳身上。我當然知道妳停下來的原因,於是我搖動著手中的鑰匙,發出清脆的響聲。

「……手提電話和鑰匙都幫妳拿了。」妳回過頭來,嘴角好像帶著一絲笑意,從我手中奪過手提電話和鑰匙,然後放進皮包裡。

有什麼好笑了?

*   *   *

我和妳準時出現在餐廳的門口,只可惜同時出席的幾位朋友只顧讚賞妳今天的悉心打扮,而完全忘記了一向遲到的妳竟然沒有遲到。難道他們不知道我們今天能準時,都是拜我預早到達妳家所賜?

罷了。

準備要點菜時,我們閱讀著菜單,妳忽然問我:「你想要吃什麼?」

「妳呢?」我想也不想就問道。

「豆瓣魚片看來很好吃,但這個左宗棠雞我也想試很久的了……」

這時侍應生剛好來到我身邊,我說:「麻煩你我要一客左宗棠雞,這位小姐要豆瓣魚片。」

妳笑了,雖然妳的愉快笑容看起來像是傻笑,我還是照單全收。

閒談之間,我們所點的飯菜就端來了。但是一向饞嘴的妳,竟然呆望著放在妳跟前的食物動也不動,然後抬頭看看我。我還以為侍應生送錯了什麼,向妳的碟瞄一瞄,才看到妳點的食物竟然伴上妳最討厭的某款疏菜。

我心裡暗嘆一口氣,老實說,我也不是太喜歡吃哦!

話雖如此,我還是悄悄地把妳討厭的疏菜搬到我的碟上,同時亦把我的食物分出了一部份給妳。

妳又在傻笑了。

自從我們拍拖後,妳傻笑的頻率越來越高,究竟什麼事了?我不明白是什麼原因令妳經常在笑,但我不打算深究。因為看到妳笑容,我也非常高興。

飯餐好不容易才吃完,我們就結帳離開。當大家站在餐廳外討論著飯後餘興節目時,原本握著我手的妳,突然雙手緊緊地纏著我的右手。

我望向妳,妳向我笑一笑。

「呃……我們還是回家了,你們玩得開心一點吧!」我向幾位還在討論的朋友說道。

幾位朋友都很體諒,但口裡卻還是開玩笑地嚷著「重色輕友」,還慫恿妳撇下我和他們繼續玩樂。

喂,不要搞錯,想回家的不是我啊!

6 條關於 “二流小說題材之二十” 的評論

留言已關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