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寫下這個把愛情當作投資的故事,想的時候覺得很有趣,但實際寫出來卻不太可行,或許再有機會……

某大廈某座某辦公室。
「……陳先生,單是這個星期你所投資的項目回報率已經下跌了廿個百分點,加上上一個星期下跌十五個百分點,總數已經下跌超過三成,如果回報率持續跌勢的話,我們只能建議你停止繼續注資。」我看著眼前的一堆數據說。
「這……但是……我……」他無力地答道。
「陳先生,你的投資項目我有參閱過,以你現時的情況,我只能說不太樂觀。不能歸本、項目要推倒重來的機會是有的。」
「唉,其實我已經想盡辦法的了,」他一邊撫著前額一邊說。「但你也知道我能做的實在有限……」
「這個我也了解,作為你的代理經紀,我也不希望你的投資到這個時候才出問題,」我點點頭理解地說。「這樣吧,或許我跟風險部那邊的同事討論一下,看看你的投資項目是不是近期有變的。不過,如果經過評估後認為加注資本有可能扭轉劣勢,你認為你還可以加點什麼嗎?」我輕輕地用筆尖敲著桌面。
「我……為了……我想我還可以的……」
「那如果有需要的話,就照原有的加注一點資本吧?」我說道。「我會這幾天內再跟你聯絡的。」
他點點頭,默然地然後離開了。

我看著眼前的資料,上面寫著投資者陳志君的姓名,還有他的投資項目楊敏──那是他的女朋友。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他倆已經相戀有三年了。我在他們初初相戀時就已經接手負責這項投資,………

寫個二流小說題材……

主人翁是就讀高二的男生,在一次誤會下,令一位他暗戀的女生被趕出校,聽說她為此而回了偏遠的家鄉休養身心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卻傳來了最壞的消息:地球在五個星期後會受到隕石群襲,地球要滅亡了,但政府沒有放棄,還建造大型的防空洞,希望能救活人類,當然,防空洞只有這麼大,能收留的人也不多,於是無差別的人口甄選開始。

在一次路過那位女生已經荒廢的家院,男主角意外發現原來她幸運地被選中進入防空洞,於是他決心走路(因為公共交通都沒有人運作)去找那位女生,這個故事就是他徒步去找那女生的經歷……

很有日劇feel吧?

小說名也想好了:「給妳送信」

詳細內文 »

寫個比較恐怖的小說題材吧……

沒有人可以忘記二零零零年的最後一天,或許應該說,每個人都會記得那一天。

那天所發生的事,有人說是恐怖襲擊,有人說是宗教的最後審判,也有人說是上天的一個大玩笑,但到現在其實還沒有人能夠完全明白。唯一知道的是,那天很多人都死了。

不過,那天是否真的死了很多人,也只是傳聞而已,能親眼目睹的人實在寥寥可數。因為在二零零零年的最後一天,全世界的人類都突然間失去視力了。

並不是所有人一下子都失明了,但可以肯定的是,沒有人有機會看到廿一世紀的第一個黎明,第一道曙光。

整個世界,黑暗一遍。

想像一下全世界的人都失明了,當然死的人很多,殘存的也不會好過,爾愚我詐都只能靠對方的說話,不能親眼看得到……

很久以前寫下的小說題材:

「你……一定要記起,七年前的……」

他跟我說的只有這句話,然後他就離開了--永遠地離開這個世界。

我呆呆地看著眼前這具毫無生命的肉體,這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?

他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,是我死黨中的死黨,但我對他的死可說是完全沒有感覺,因為他背叛了我,不,他不是背叛了我,他出賣了我。

然而,跟前最重要的,是究竟他的死和他的說話,究竟有什麼含意?

故事的後段還沒有定,不過寫科幻題材也不錯吧?

關於天使的超二流三流題材……

我一直都認為,她是完美的化身──善良溫柔體貼善解人意,漂亮又吸引周遭的目光──幾乎所有用來讚美一個人的形容詞都可以用在她身上。

為什麼她會願意和我在一起?是因為我的外表?是因為我富有?還是因為我為人風趣幽默?這是一個不解之謎,因為上述的我通通都沒有。

「妳是天使吧?」我開玩笑地問道。

每次我這樣問,她總是會用有點惱怒的神情,作狀向我追打,但她既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,而我對此也不以為已。

「妳發怒的樣子,原來很好看。」我跟她說,然後她會立刻滿臉笑容。

還沒想到以下應該怎寫呢……

這也是原本打算寫成小小小說,歌曲還打算用蘇永康的《小動作》呢!不過寫到一半沒有靈感……

我按動妳家的門鈴,開門的人是妳。妳看著我,然後又回頭瞄一眼掛牆的時鐘。

「要等妳更衣和打扮……」我道。

妳瞪了我一眼,也懶得和我辯駁,轉頭就奔回房間。我進了大廳,坐在沙發上,然後隨手找一本雜誌,決定邊看邊等。不過妳今天似乎有心想要挑戰我的耐性,因為我等候了整整一個小時,妳才準備妥當可以外出。

就在我們要跨出大門口之際,妳突然停下來,令我幾乎撞到妳身上。我當然知道妳停下來的原因,於是我搖動著手中的鑰匙,發出清脆的響聲。

「……手提電話和鑰匙都幫妳拿了。」妳回過頭來,嘴角好像帶著一絲笑意,從我手中奪過手提電話和鑰匙,然後放進皮包裡。

有什麼好笑了?

詳細內文 »

本來打算寫成一篇有點愛情喜劇元素的小小小說,連歌曲──梁詠琪的《我住7樓A》都已經選好。不過寫的時候才發覺題材有點難度,極有可能虎頭蛇尾……結果還是放棄了!

「……你去死啦!」

我從睡夢中驚醒過來,房間還是十分昏暗,是不是我發惡夢了?

「……你這個賤人!」

我帶著惺忪睡眼摸索著放在床頭附近的鬧鐘,才不過是早上六時多呢!我輕撫前額,是隔壁那位早幾天才--

「你不要以為我不曉得你在外面鬼混的事!」

--搬進來的女生在大罵著。天呀!吵架不能選一個好一點的時間麼?現在簡直是擾人清--

「我不要再聽你的謊言,你非常令人討厭!」

--夢。

良久,一片寂靜。

呼……

詳細內文 »

聽到「分手公司」這套電影後寫下的二流小說,不過我一直沒有看過電影,所以不曉得內容會不會一樣……

這是一家世界上最奇怪的公司之一,對使用它的對象來說它報喜不報憂,對被使用的對象來說它報憂不報喜。

這家公司,叫「分手公司」。

不要把這家公司和市面上的同名公司相比,它不是那種只提供半桶水分手服務的業餘人士公司。在這家公司任職的全部都是專業人士,大多擁有碩士博士的學歷:心理學家、面容辨識顧問、跟蹤專家……等。他們的任務很簡單:完美地結束客人的戀愛,絕對不會讓客人有後顧之憂。如果客人有特別需要,分手公司還能運用手段把被撇的對象實行住/職轉移,令客人不會再看到被撇的對象……

已經很久沒有什麼二流小說的靈感了,難得今天午飯時有點頭緒……

他,平凡一個人,像你像我像身邊路過的每一位──

那天也是一個平凡的日子,風和日麗的初夏午間。他一個人剛離開踏出公司,正在煩惱著應該要吃些什麼。他四周張望,眼光無意間落在身旁的商舖落地玻璃,藉著鏡面反射,他看到正要擦過他身邊的女人一個不小心跌倒了!

他轉過頭來想要幫忙,卻發現身旁根本沒有任何人跌倒!他向前後再望,卻見那位在鏡中出現的女人才還在不遠處緩緩接近中。他回看商舖的落地玻璃,卻又什麼也看不到了,是工作太累?還是自己幻想太多了?

他輕輕地搖頭,似要擺脫那無聊的幻覺,然後又繼續前進。豈料還走不到十數米遠,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大叫,他連忙回頭,卻見那位在鏡中出現的女人,就在那商舖的外面跌倒了!

他面帶鐵青地看著路人走上前去扶起那女人,心裡一時間不知應該怎去理解這件事……

本來是打算寫一個關於天使的小小小說,題目和歌曲也想好是用劉浩龍主唱的《二等天使》,不過寫了開首就沒有靈感寫下去,很失望!故事裡其實是有個twist的,相信讀者會感到意外,不過現在沒有機會寫出這個twist了……

二等天使

從一開始,那已經是一場注定不可能的戀愛。

不是家境的問題,不是年紀問題,更不是性別問題,只是不可能就是不可能。

他和她都清楚當中的原因,可是他們壓抑不了內心的感情,又解決不了那唯一的難題。他們鬼鬼崇祟地戀愛著,紙卻始終包不住火,一對苦戀鴛鴦被活生生地拆散了。

他深深不忿,卻又無可奈何,於是他決定離開那鬼地方,找一個容得下他倆的世界。臨走之前他對她說:「我們在這裡是無緣在一起的了,但我會守衛妳,我會保護妳。等我,我會回來找妳!」

詳細內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