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詩/信,絕對不是隨手就寫得出,要有靈感有心意,要好像酒一樣經過醞釀發酵才能成事,以下是其中一個失敗之作:

冰河時期,每數百萬年發生一次;
九星連環,要數百年才遇上一次;
獅子座流星雨,每三十三年會再出現;
季節的變換,一年有四次;
和陌生人擦身而過,每秒都在發生;
但遇上妳,一生人只需要一次。

太短、主旨不夠強、沒有令人感動的真誠,失敗失敗失敗!

再寫過。

我不喜歡妳,我想這是妳一輩子也想不到的事情吧?

我不喜歡妳走路不留心,
我不喜歡妳過馬路時還在聽手提電話,
我怕妳會跌倒受傷。

我不喜歡妳過度節食,
我不喜歡妳不定時飲食然後又亂吃一通,
我怕會對妳身體不好。

我不喜歡妳開快車,
我不喜歡妳駕車時左穿右插,
我怕妳會發生意外。

我不喜歡妳要靚唔要命,
我不喜歡妳不跟季節穿適當的衣服,
我怕妳會生病。

我不喜歡妳不小心,
我不喜歡妳亂碰亂撞,
我怕妳會弄傷手腳。

對哦!我不喜歡妳!不喜歡妳!不喜歡妳!

不過……唉!也罷了!
不是愛著,牽掛著,
又怎會在日夜擔心?

我不喜歡妳,可是我也深愛著妳。

── 大雄.10/2005

後記:近來才發現自己寫的情詩竟然有人引用,開心非常,特此留下連結作記錄:隨心記

妳想知道和我戀愛是怎麼的一回事?

和我戀愛,
或許我會不自覺地當妳是屬於我的小女人,
很多事情我會搶著來做,
怕妳累怕妳悶怕妳受到傷害,
妳最常聽到的,說不定是:「讓我來吧!」

和我戀愛,
也許我會不自覺地當妳是最親的親人,
我會每天都囉囉嘍嘍地問長問短,
提醒妳有什麼未做,有什麼要小心;

和我戀愛,
我可能會不自覺地當妳是我的太太,
有很多事情都要妳幫我處理,
幫我理財可以嗎?照顧我的起居飲食,行嗎?

和我戀愛,
或許會讓妳覺得我管束妳,
或許會讓妳覺得我煩妳,
或許會讓妳覺得我纏著妳……

但假若妳不介意的話,
和我戀愛,好嗎?

── 大雄.09/2005

抄襲轉載於:
love in the 401 愛人寶貝

當我生病時,多得有妳在身邊,
妳給我的親吻就像仙丹靈藥一樣,令我不藥而瘉。

當我迷失時,還好有妳在身旁,
妳給我的支持眼神尤如吹散濃霧的的清風,令我認清方向。

當我疲累時,幸好有妳在身邊,
妳給我的慰問好像寒冬中的熱暖紅茶,令我氣力倍增。

當我失敗時,至少有妳在身邊,
妳給我的鼓勵就如百萬人在給我打氣,令我回復信心。

有妳給我的勇氣,決心和毅力,什麼難關我也闖得過,什麼難事也辦得到,什麼困境也能戰勝!

沒有妳在我身邊,日子怎過?

「做我內子?」

等妳說願意!

── 大雄.09/2005

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。

我只會上班下班回家,過著周而復始的生活,賺取的薪金只是平均值,不多不少;
我沒有出眾的口才,說話無聊又不夠幽默,話題總是艱深難懂,說笑話甚至沒有人笑;
我沒有潮流觸覺,看時裝雜誌會覺得很困惑,身上永遠都是十年如一日的款色,看來好像個書呆子;
我的文筆不算很好,不會作情詩,不懂寫情信,寫下來的心意也很有可能叫妳失笑;

然後,有妳愛我。

妳說:「你很努力!」,我突然好像成了能拿到勤工獎的員工,立刻可以再努力十倍;
妳說:「很有趣!」,我覺得自己口才了得,能言擅辯,說話幽默又風趣,說的話題總能吸引別人注意;
妳說:「看來不錯!」,我也覺得自己擁有模特兒的骨架,不同類型的衣服也膽敢去嘗試穿著;
妳說:「寫得很好!」,我以為自己是大作家,是最會寫情詩的浪漫詩人,我以為我的文章能迷倒所有人;

一切,都因妳而起。

有妳愛我,我也變得與別不同。

── 大雄.08/2005

所謂愛情的幸福……

可以是在交接的數個眼神中,
和對方一見鍾情;

可以是在舉手投足之間,
了解對方所有想法;

當然也可以是在大庭廣眾下忘形示愛﹑或在寒冬裡緊握對方的手﹑或在喜悅時和對方抱擁﹑或在鬧市中忘我地熱吻。

不過,對我來說﹐所謂真正的幸福,卻是開始在愛情長跑到達終點後。

好像童話故事,兩個人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;好像中國神話一樣,凡人和仙女終成眷偶兒孫滿堂;也好像民間傳說般,英雄和美人相伴相隨……

……和妳一起,直至白頭到老。

Note: 原詩是寫給友人的結婚情詩,上面的是經過修改後,我寫給「妳」的情詩。

── 大雄.06/2005

寫情詩﹐是不能遇先設定題材的﹐因為一旦加上題材﹐就好像被困籠中的小鳥一樣﹐意念只會受到限制。

寫情詩像是在泳池裡自由地載浮載沉﹔像是柔軟體操中自由表演﹔也像是在廣大草園裡任意奔跑。那是將一個人澎湃的愛意變成句子﹐把對一個人的無盡思念化成文字。

對一個人的愛意和思念﹐又豈能被困籠中﹖

我是需要有人愛的﹐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就像生物呼吸空氣一樣;
就像汽車需要汽油一樣;
就像植物吸收陽光和水分一樣;
就像候鳥需要遷移一樣;
就像人需要穿衣一樣;
就像花種需要春風的吹送一樣﹔
就像大樹在秋天要落葉一樣;
就像生病需要食藥一樣;
就像老來尋求伴侶照顧一樣;
就像清天的綠芽需要養份一樣﹔
就像嬰兒需要母親懷抱一樣﹔
就像……

我是需要有人愛的,
不過有妳愛我,其他的都不再需要了。

── 大雄.06/2005

抄襲轉載於:
竹幽的生活日記

童話、童話……
童話怎可能會是真?

童話說,
公主親吻了青蛙,
令青蛙變回王子。
公主怎會親吻青蛙?
誰會親吻那只醜陋
而毫不起眼的青蛙?
正因為沒有公主去親吻青蛙,
所以青蛙永遠都是青蛙。

童話說,
美女用愛破解了野獸的毒咒。
美女怎會捨身愛野獸?
誰肯接近那隻殘暴
又冷血的野獸?
就是因為很多人都害怕兇殘而古怪的野獸,
所以他才要獨守古堡。

童話說……

我一直以為,
所有童話都是假的,
直到有妳出現為止。

在虛幻的童話世界裡,
有妳愛我,
所有童話也能成真。

── 大雄.05/2005

我找到了。

我曾經灰心,曾經失望失落,曾經以為那是不可能辦得到的事,但就在我要放棄的時候我卻找到了。

像在複雜的迷宮中找到了出口;
像在廣闊草原上尋獲唯一一朵鮮紅野花;
像在溪河裡淘到金沙;
像在誠心祈禱時感應到上天的安慰;
像發現上個冬季留在厚外套衣袋的零錢;
像在失物處看見自己遺失多時的物件;
像在隱密的叢林中尋到寶藏;

原來,妳比迷宮更令人迷惑,比鮮花更燦爛,比金砂更耀眼,比天堂更令人嚮往,比財富更重要,比寶藏更誘人……

妳是如此獨一無二,為什麼我沒有在開始時遇上妳?

眾裡尋她千百度,能在六十億個背影裡讓我遇上妳一個人,比找到甚麼都重要。

── 大雄.02/2005